北京印花税

日本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:发展真正航母,强调跨域作战能力

   日本政府内阁会议12月18日中午发布了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。

 
  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(以下简称《大纲》)称,修改是因为日本所处的安全保障环境发生变化以及应对太空、网络空间成为当务之急。
 
  共同社18日发表评论称,美朝启动面向无核化的谈判,中日两国朝着关系改善发展,在此种形势下为何需要投入巨资的防卫装备?此外,事实上的“航母化”脱离“专守防卫”方针也令人担忧。这两者均将受到严厉质疑。
 
  新大纲有何主要变化?
 
  1.“统合防卫力量”变“多次元统合防卫力量”
 
  与2013年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相比,新版《大纲》提出了“多次元统合防卫力量”概念,替代了之前的“统合防卫力量”,以往注重“海、陆、空”一体化作战,现在扩展到太空、网络和电磁领域。《大纲》提出,在未来进行“跨域作战”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太空、网络和电磁等新领域对于日本来说有“生死攸关的重要性”。《大纲》明确指出将建立太空、网络、电磁领域的积极防卫体制,并且加强对敌方情报通信网络情报收集和攻击能力。
 
  军事专家韩东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放弃了“统合防卫力量”概念,提出了新的“多次元统合防卫力量”概念,意味着日本未来在重视“陆、海、空”联合作战的基础上,将加强太空、网络和电子战等领域战力,各领域战力将更加平衡,从而整体上提升自卫队的实力。
 
  2.明确对“出云”舰进行航母化改造,未来5年将拥有真正航母
 
  新版《大纲》对搭载海上自卫队多功能直升机的护卫舰进行航母化修改,以搭载F-35B战斗机。目前,日本拥有4艘直通甲板直升机护卫舰,分别是“出云”号、“加贺”号、“伊势”号和“日向”号,其中“出云”号和“加贺”号属于“出云”级,舰长248米,满载排水量2.7万吨。“改造后的‘出云’级用途和功能都改变了,这预示着日本战后将首次拥有搭载固定翼战机的真正航母。”海军专家王云飞告诉澎湃新闻,“固定翼战机航母是用于进攻性行动的一个作战平台,和直升机航母不一样,直升机航母主要用于搜潜和反潜,搭载固定翼战机航母则可以对敌方陆地和海上平台发起攻击,战斗力比起直升机航母有巨大的变化。”
 
  共同社报道称,改造后的“出云”舰可携带18架F-35B战机。一同发布的《中期防卫力量整备》提到,日本预计购入新的F-35A和F-35B共计105架,单价为100亿日元左右。F-35B是洛·马公司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研制的垂直短距起降战斗机,配备了适应垂直短距起降的动力系统,是F-35战斗机家族的中的一员。该机可装备于两栖攻击舰和轻型航母,增强轻型直通甲板战舰的攻击能力。共同社称,F-35B可短距离起飞,并能像“鱼鹰”倾转旋翼机一样垂直着陆,并且还拥有不易被雷达捕捉的高端隐身性能。
 
  3.重视提升网络战和电子战能力,将建立专门用于网络作战的部队
 
  新版《大纲》提到,日本海陆空自卫队将共同新设立一个网络战部队。共同社此前报道指出,网络被定位为继陆海空天后的第五战场,但与已拥有具司令部功能的专门组织的其他国家军队相比,日本已然落后。此举旨在加强应对安全保障方面的新课题。
 
  网络空间设想建立正在探讨的从约110人扩大到约千人规模的网络防卫队。共同社报道称,此举法律上的讨论也必不可少,包括在日本“专守防卫”政策的框架中,自卫队能否向对象国家军事相关设施发动网络攻击等。
 
  电子战方面,《大纲》写明“切实完善有助于提高电子战能力的装备”。电子战主要是指对敌方的雷达和通信进行干扰。此前日本《读卖新闻》刊文报道称,航空自卫队岐阜基地将于2022年度启动新的电子战评价系统,体现在陆海空自卫队的电子战装备中。自卫队在这一领域起步较晚,试图通过引进最新设施扭转局势。
 
  4.设立太空领域专门部队,争夺太空优势
 
  新版《大纲》称,要强化包括太空监视态势在内的太空战力。除了掌握“太空垃圾”的现状,还应防范针对人造卫星的攻击和妨碍通信的行为。
 
  借朝鲜核导问题,日本军事航天活动从幕后开始走向台前。从2003年公开发射第一颗侦察卫星起,日本不仅发射了多颗侦察卫星和军用通信卫星,还计划构建太空监视网。“《大纲》已经明确组建专门面对太空领域部队,这是继日本突破公开发射军用卫星后,在提升太空战力方面又一重要举措,可以更好地整合太空装备力量,全面提升军事航天能力。”韩东说。
 
  根据公开资料,日本迄今进行了11次侦察卫星发射(1次发射失败),共13颗卫星被成功送入太空,其中7颗退役,至今还有2颗光学侦察卫星和4颗雷达侦察卫星在轨运行。
 
  共同社报道称,只要拥有雷达侦察卫星和光学侦察卫星各2颗,就能对地球上任意地点每天拍摄1次以上。日本政府今后还将继续发射侦察卫星,力争实现10颗卫星的空间侦察体系,进一步增强对地球任意地点的侦察能力。
 
  老调重弹再提“中国军力威胁”
 
  与五年前的《大纲》一样,新版《大纲》再次提及所谓的“中国军力威胁”。新版《大纲》称,“中国在不断急速提升军事力量的质与量。”同时中国也注重进一步发展反卫星武器等宇宙领域的研究与开发,以此确保在新领域保持优势。通过强化以上的军事实力,能够达到“反介入/区域拒止”(“A2/AD”)与提升在更远方地区的作战能力等。
 
  对此,在12月18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,日方文件涉华内容依然老调重弹,对中方正常国防建设和军事活动说三道四,进行不实指责,煽动所谓中国威胁,不乏冷战思维。日方这种做法不利于中日关系改善发展,也不利于地区和平稳定大局。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,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。
 
  “我们敦促日方坚持‘专守防卫’的政策承诺,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,在军事安全领域慎重行事。”华春莹说。
 
  此前,中国外交部曾对日本发展航母的问题进行了回应。去年12月26日,对于记者关于日本政府计划将护卫舰“出云”号改造成可起降战斗机的航母的提问,发言人华春莹表示,由于历史原因,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动向,一向受到亚洲邻国及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,日方在军事安全领域应慎重行事。华春莹指出,我们关注到有关报道,报道认为,日方即将采取的举措违反了宪法第九条。日本宪法第九条是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重要法律保障和象征,也是日本向国际社会做出的郑重承诺。华春莹表示,中方敦促日方坚持“专守防卫”,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,在军事安全领域慎重行事,要多做有利于增进地区国家互信和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情,而不是相反。
 
  日本战后已五次修改《大纲》
 
  《防卫大纲计划》是日本自卫队指导一个时期建设的总纲领。日本政府于1976年出台了战后第一份《防卫计划大纲》,其时正是美苏对立的冷战巅峰时期,日本认为面临着苏联的巨大威胁,大纲中明确提出了用“基础防卫力量”构想指导防卫力量的建设。
 
  从1976年至今,日本的这一纲领文件先后经历了五次修改。第一次修改是在1995年,苏联解体,冷战结束,原先来自北方的威胁不复存在,防卫力量的功能增加了应对大规模自然灾害这一新内容,因为当年初发生了阪神大地震。
 
  第二次修订是在2004年,“9.11事件”发生后,国际恐怖袭击频发,大纲中增加了应对恐怖袭击,为国际和平作贡献的内容。
 
  2010年版的《防卫计划大纲》开始强调朝鲜的威胁,明确提出用“机动防卫力量”代替“基础防卫力量”,以便有效应对各种突发事态;防卫重点从“北方”调整为“西南”,重点充实西南方向的军事部署。
 
  2012年底自民党从民主党手中夺回政权,次年,在距离上一版《大纲》出台仅仅3年后又修改了该纲领。这一版《大纲》突出“(日本面临的)‘威胁’进一步加剧”,指出今后的方向是形成“统合机动的防卫力量”,即整合陆海空各方面力量。2013年版的防卫大纲在内阁会议审议通过之际,对其期限是很明确的:10年。然而仅仅5年后安倍政府再次对其修改进行修改,令外界感到诧异。
 
  此次发布新版《防卫大纲计划》是日本对其进行的第五次修改。军事专家韩东告诉澎湃新闻,日本再次修改防卫大纲的背景是:亚太地区大国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、新作战领域的重要性凸显。“以往日本修改《大纲》间隔时间比较长,而在过去的十年已经进行了三次修改,这表明日本未来可能会五年一次对《大纲》进行修改。”韩东说。

TAGS:

本文链接地址:日本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:发展真正航母,强调跨域作战能力

0个响应

发表评论: